当前位置:广州图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情感克莱尔·图利个人资料及照片
克莱尔·图利个人资料及照片
2023-01-26

克莱尔·图利(1984年—),除了拥有聪明绝顶的头脑,天生丽质的她还拥有金发碧眼的天使面孔以及32-25-33的魔鬼身材,最让她自豪的还有一对罩杯高达30E的“天然乳房”。是爱尔兰历史上首位做无上装表演的“封三女郎”,而她曾经是牛津大学生化专业的博士生,因此被誉为“世上最智慧的封三女郎”。

克莱尔·图利克莱尔·图利(1984年—)是爱尔兰历史上首位做无上装表演的“封三女郎”,而她曾经是牛津大学生化专业的博士生,因此被誉为“世上最智慧的封三女郎”。克莱尔表示当初选择这个职业的初衷之一是为宣传防治乳腺癌,可是当她将部分表演收入捐赠给癌症基金会的时候,却被“婉拒”。 克莱尔毕业于著名的爱尔兰大学圣三一学院生化和免疫学专业,获得过一级荣誉学位。一年多前,被英国顶尖的牛津大学录取为生化专业博士生,专门从事HIV病毒的研究。可是博士生仅当了几个月,克莱尔便在经济上捉襟见肘,学校提供的奖学金仅够支付其实验费用,不够日常生活的开销。

克莱尔·图利个人个人资料

克莱尔·图利克莱尔·图利的经历引起了媒体的极大注意,据英国《世界新闻报》2008年9月21日报道,克莱尔当初之所以选择这个职业,不仅因为家境难以支撑学业,而且还希望借此宣传防治乳腺癌。她还表示,当自己年老色衰时,她会重捡书本返回实验室,立志成为一名女科学家。克莱尔·图利出生于爱尔兰都柏林,毕业于著名的爱尔兰大学圣三一学院生化和免疫学专业,并获得过一级荣誉学位。一年多前,她凭借出类拔萃的学习成绩,被牛津大学录取为生化专业博士生,专门从事HIV病毒方向的研究。

克莱尔·图利家境难以支撑学业

由于家境贫困,博士生学习仅仅持续了几个月后,克莱尔便在经济上捉襟见肘。学校提供的奖学金仅够支付其实验费用,根本不够日常生活的开销。因此她时常受到校园内那些富家子弟的嘲笑,这让自尊心极强的她很是受伤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克莱尔在男友处看到一本时尚杂志举办一场模特大赛的广告,不禁怦然心动,而这改变了她以后的人生轨迹。

模特比赛脱颖而出

克莱尔·图利事实上,除了聪明绝顶的头脑,天生丽质的克莱尔拥有金发碧眼的天使面孔以及32-25-33的魔鬼身材,最让她自豪的还有一对罩杯高达30E的“天然乳房”。经过一路过关斩将,克莱尔作为学历最高的参赛者从上万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,最终杀入了决赛。今年3月,《爱尔兰太阳报》主动找她签约,克莱尔也因此成为爱尔兰史上第

一位“三版女郎”。为此,她不惜中断了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业。

曾为癌症基金筹款

除了快速挣钱之外,克莱尔选择“三版女郎”职业还有一个原因,那便是向世人宣传乳腺癌知识,并且为癌症基 金会筹款。据悉,她的外祖母早年死于乳腺癌,母亲在2005年也因为此病接受了乳房切除手术。这让克莱尔希望

克莱尔·图利用“三版女郎”的方式引起大家对乳腺癌的关注。可是讽刺的是,当她将部分表演收入捐赠给癌症基金会的时候却被“婉拒”。而当得知女儿沦落为裸模时,克莱尔的父亲在震惊之余,拒绝观看她所有的演出照片。

希望继续研究艾滋

克莱尔对她失去了牛津大学的学业感到非常“失望”。尽管他干得还算成功,并不打算扔掉她的学业——有朝一日不得不重新穿上胸罩的时候,将重返实验室。克莱尔还说,现在爱尔兰没有研究艾滋病(HIV)的细胞研究室,她希望能够为此作出努力。不过直到明年,她都需要继续做“三版女郎”。“我会尽110%的努力”,她说。

克莱尔·图利生活写照

克莱尔·图利生活照

克莱尔·图利艺术照克莱尔·图利社会评价

克莱尔·图利克莱尔·图利裸照图片曝光了!引发了一片感叹!为啥克莱尔·图利裸照图片曝光让人这么感叹呢?原来克莱尔·图利是牛津大学的女博士,而且克莱尔·图利还是一个无可挑剔的美女,可惜才貌双全的克莱尔·图利作为人们心中的牛津大学的天之娇女,却弃学当期了裸模,让人看了不知道是该可悲还是可叹呢!

克莱尔·图利是爱尔兰历史上首位作无上装表演的“封三女郎克莱尔·图利裸照”,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克莱尔·图利竟然曾经是牛津大学生化专业的博士高材生,克莱尔·图利并因此被誉为“世上最智慧的封三女郎克莱尔·图利裸照图片”。不过克莱尔·图利裸照图片曝光后表示,当自己年老色衰时,她会重捡书本返回实验室,立志成为一名女科学家。

克莱尔·图利相关链接

克莱尔引经据典道:“波莉·马特金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我是她的‘粉丝’。她年轻时曾经当过《花花公子》的‘兔女郎’,可是现在却成为世界上最顶尖的免疫学家。大学期间,她曾经一度辍学,可是后来却为免疫学贡献出革命性的‘危险模式’理论。她是一位突破传统教条的经典人物。”

波莉在成为科学家之前,从事过各种工作,包括爵士乐手、实验室技术员、驯狗员以及《花花公子》俱乐部的“兔女郎”。在她看来,“兔女郎”是一项“伟大的工作”。直到1974年,27岁的她才回到大学。两年后,她获得了迟到的学士学位。1979年,她又获得博士学位,从此开始了她永不厌倦的科研工作。